徐泽宪(徐根宝:我的人生就是用来搞足球的)

成立日期:2004-07-14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:91310116765300697T 经营范围:经营各类商品和技术的进出口,但国家限定公司经营或禁止进出口的商品及技...

年近77岁的徐根宝还不想写自传,因为他的足球故事“还没写完”。

徐根宝体验到了中国足球的活力,他带领两支球队拿到了A-A时代的联赛冠军。2000年,从未踏足过崇明岛的徐根宝做出了一个无法理解的选择,开始在一片荒地上建造自己的“绿色王国”。足球的下半场从这里开始,一眨眼,20年了。

这期间,徐根宝向崇明岛输送了一批又一批青年才俊,其中的佼佼者成为中超时代的名将。

如今,站在长江口的草皮上,徐根宝回顾30多年的执教生涯,坦言“我不是一个成功的教练,而是一个不断努力的教练。如果我们培养出来的球员能在亚洲代表中国足球,那就是成功的。现在,即使我培养了这么多中超球员,即使我培养了武磊,也不算成功。正如我在2017年获得中国金球奖最佳本土蔻驰时所说,‘这个奖是鼓励奖,不是最佳奖。鼓励我继续努力。

“十年磨一剑”,结果一干就是20年

正是日本足球的一份“贡献”刺激着徐根宝毅然投身青训。

2000年亚洲杯,中国足球队闯入半决赛,与日本队狭路相逢。当时国家队是当之无愧的亚洲一流。一年后,球队闯入日韩世界杯决赛圈;2004年,亚洲杯进入决赛,平了历史最好成绩。

但亚洲杯决赛,日本踢了3:1,让徐根宝意识到了危机。

“当时我看到日本国家队的时候,简直不可思议。为什么有那么多优秀的选手?而且技术这么好。99年,我带着大连万达去重庆打亚洲杯。遇到日本队,他们纪律严明,即使输了也不会迷茫。虽然当时赢了,但基本都是让人打,进球是靠反击得来的。日本球员的整体攻防能力和战术素养都优于我们。所以当时我就觉得,我们要迎头赶上,要有明星。”

很快,这个理想被徐根宝写在了基地的墙上,“足球明星的摇篮,走向世界的希望。”直到现在,这个口号依然是他坚持的方向。

为了实现这个理想,徐根宝在崇明岛自掏腰包800多万。但最终,这个数字增加到了3300万。“当时我提出‘十年磨一剑’,磨完就走了。想着干完十年就快70岁了,就把基地的地还给县政府。但随着投入的资金越来越多,需要贷款,当时的领导建议我买下这块地,作为银行贷款的抵押,于是我就买下了这块地。”

事后徐根宝当时对这段经历的评价是:“一帆风顺,打风。”

转眼21年了。有了现在的结果,人们总是给当年的决定贴上“眼光”、“运气”、“精明”的标签。徐根宝对此并不认同。“我基地的动力是让中国足球成为明星。当时一个房产中介,一个粉丝,来找我。上海市区的一个楼盘投资了500万,很快就能赚很多钱,但我已经下定决心把钱投在崇明岛。后来基地旁边有300亩地,300万就能拿到。现在至少值两亿,但当时没钱。所以,我这辈子都不能搞房地产,我的人生就是为了足球。”

为了足球,也要卖起“根宝馄饨”

基地上市同年,徐根宝拿起上海中远队的教鞭,时任俱乐部董事长的徐泽贤问徐根宝3360,“根宝,你在崇明岛投资3000多万,什么时候能有回报?"徐根宝回答:“不知道。”许泽贤说3360“如果我们的业务人员在一年到一年半内看不到回报,他们不会投资。你投了3000多万,还不想回?”

一个赛季后,徐根宝把中远带进了甲a,他那已经砸在荒地上和一堆少年身上的投资,依然看不到回报的希望。

徐根宝回忆:“那时候基地基本都是荒地,有的用来种大头菜或者粪坑。”基地被20多米高的丛林包围,感觉与世隔绝。用:徐根宝弟子范志毅的话来说就是“晚上用机枪扫不了谁。”即使过了20多年,在基地旁边找个小店吃几个包子一碗馄饨也不容易。

坐了十年冷板凳,年轻教练耐不住寂寞,徐根宝就带着曾经在南京陆军队打过球的老朋友一起扎根。

2000年7月,根宝基地组建了第一支球队,队员有曹云鼎、白嘉俊等。没过多久,张被引入队伍,姜志鹏被父母送到崇明岛。2002年底,徐根宝收到了前弟子李红兵的一封信,信中他推荐了一位名叫武磊的年轻球员.“这些球员有的是我选的,有的是我自己找的,这更像是一种缘分。我在这个地方待了20年,悟出了很多道理,‘人在做,天在看’。你已经尽力了,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,所以我得感谢人家。这是天时地利人和,不承认是不行的。"

在基地初期,徐根宝并没有把太多的精力放在孩子的培养上,因为当时最大的危机就是如何生存。徐根宝说:“那时候,最困难的时候,不知道下个月能不能拿到工资。”

基地近百名小队员每个月只发600元生活费,不仅不能给徐根宝带来收益,还需要每年人均近两万元的补贴。徐根宝回忆:“当时有人说,‘我给你100万,培养我的孩子。’我说不行,但是你不能训练我100万怎么办?我的目标是培养明星,我喜欢他们的才华,所以给这些孩子钱,弥补。但是,第二年我还是跟父母说,这600块对我来说真的太多了。加200块,以后总会有回报的。"

此外,贷款每年利息近150万,对徐根宝来说也是一个棘手的问题。无奈之下,他将基地一分为二,一半留作队员住宿,另一半改造成酒店。该基地还被设为旅游景点,游客从5元钱买票,然后涨到10元。

性格高傲的徐根宝为了生存放下身段。

在基地里,徐根宝陪他吃吃喝喝,拍照留念,卖签名足球,卖“根宝馄饨”。一个月算下来,营业额居然达到了30万。“去掉一半成本,一个月10多万的收入可以连本带利的还,还有一部分可以补贴给孩子。”

成就感不是来自球队捧起冠军奖杯的时候

在游客面前,徐根宝温柔的一面是弟子难得的。

徐根宝带出来的、高洪波等人,都曾表示想和徐好好聊聊,但又有点不敢靠近。

17岁,徐根宝进入南京陆军,离开上海。军队的经历和28年的北方生活给他的性格增添了一种坚韧和倔强的因素。暴戾的性格伴随着训练时的大声呵斥,常常让队员感到无所适从。“我带的球员,前3个月到半年都不会上场。高洪波、李红兵、范志毅都经历过。为什么?我在纠正你不正确不合理的行为。纠正之后,他们自己会说,‘哇,徐对你的指导真广泛。’"

徐根宝对弟子“不亲近”的评价有几句:“你训练打得好,我也夸过他。”想了想,他补充道:“不行的时候,就得上去抽。”

现在,徐根宝从2006年到2008年,对基地这三支队伍的50多个孩子倾注了全部心血。“我这两天问我们的老教练王中春,现在这些06-07的孩子,比和张的孩子强吗?王说,这些孩子都比较强壮。因为之前忙着基地的事情,我从2007年才开始从武磊带这些球员,现在这些孩子一直都是我当教练带的。"

自上海申花在A-A时代“四处奔波”以来,徐根宝一直是一个强调自己风格的教练。在他看来,即使队员看起来瘦了点,也要能跑能抢。“踢足球需要天赋。有的人传球后不动,在场上偷懒,有的人不打。你要怎么办?只有选择的时候,你要选择你能打能跑的东西。孩子们对球有渴望,热爱足球。这是最重要的标准。”

在基地封闭的环境中,徐根宝能够把他的铁腕治军的管理标准贯彻到每一个细节。

在食堂,徐根宝安排了两个吃剩的“根宝馄饨”套餐的老板,站起来等大家出了食堂,然后“啪”的一声关了灯。范志毅回忆道,“他太在乎了,可以说什么都好。就连厨房用什么调料,基地的客人放什么筷子,他都得自己管。”

徐根宝不否认,在严格的管理下,队员们的生活比较枯燥。他们每两周休假一次。平时不让他们用手机和电脑,也很少有时间看电视。至于抽烟喝酒,是禁忌中的禁忌。

从基地里的第一批队员开始,孩子们要去部队军训,要在饭堂唱歌,要把被子叠成正方形。武磊看到小队员军训的视频资料,给徐根宝发了一条:的消息,“我也去过。”徐根宝回复:“你是第二批。”

徐根宝半开玩笑地说3360“现在他们回来睡在武磊的基地,被子乱七八糟。大人,没办法克制。”

对于严厉的徐根宝来说,人生中他最愿意经历的幸福,不是带领球队夺得冠军奖杯的那一刻,而是过年时昔日弟子带着礼物齐聚基地的时候,“看着他们就有成就感。我们的基地能培养出这么多足球人才,这个成绩是个人的,也是好玩的。”说到这里,徐根宝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。

不要轰轰烈烈 就想驮着孩子们一步一步往前爬

根基的转机出现在2005年底。由上海东亚集团投资的上海东亚足球俱乐部正式成立,根宝基地和东亚集团分别占股60%和40%。有了东亚集团一年300万的投资和酒店收入,徐根宝终于松了一口气,马上花了50万给球队配备了法国外教,而这群17岁的孩子,年龄最大的,从2006赛季开始在乙级联赛踢球。

上海东亚的第一场乙级比赛是对阵安徽九方。徐根宝回忆说,那时候两个队还没有比赛,青年军033602输掉了比赛。2007年,法国教练离任,徐根宝正式接手球队。“当时球队有300万东亚集团的投资,2007年正好赶上2009年全运会组队。体育局购买服务,给了球队300万,这样我们就有600万打乙级联赛了,然后我们成功冲到了甲级。09年我们拿了全运会冠军,差点冲中超。当时有玩家哭了。我说,你为什么哭?如果你没有达到目标,说明你能力不够。”

2010年,徐根宝第一次在转会市场得到回报。球队卖掉了五名球员,包括张、曹云定和姜至鹏。徐根宝说:“我当初在曹云顶卖了300万,在张卖了800万。这个价格比较合理。那时候我们的基数一年1000万。10年内不可能有这群人,以后每年都会有一个。回想起来,我手术是成功的。但这种成功不是刻意的,是自然而然的。人买球员,东亚上海财政,体育局买服务等。我就是这样生存的,这种生存不是我事先想好的。”

凭借雄厚的人员储备,上海东亚队在2012赛季冲超。出色的战绩为徐根宝带来了政府的支持和赞助商的青睐。2013赛季,上海上港集团开始赞助球队,加上银行的赞助,达到了7000万,这对于当时已经进入“黄金时代”的中超来说,并不是一笔大的投入,东亚队获得了第九名。2014赛季,球队以8.9亿元左右的投入,排名第五。2014年10月,上港集团以近2亿元全资收购上海东亚足球俱乐部,包括一线队、预备队、U17梯队。

徐根宝说,“以前我们培养一批球员后,就把他们转给别人。现在也在尝试新的模式,比如在上海为俱乐部培养年轻球员,俱乐部购买服务。至少可以解决我目前的生存问题,使我能够继续沿着这条路发展下去。”

“现在是去脚踏实地的时候了与其轰轰烈烈,不如脚踏实地,做点实事。”现在,“十年磨一剑”的徐根宝,想再干十年。“做不做由不得我。我们必须顺应潮流和命运。现在,我们可以继续做下去。也许另一批人可以再干10年。我已经87岁了。”徐根宝百变的深棕色镜片背后,依然闪烁着期待与挑战的光芒。

在基地门口,徐根宝曾指着一个乌龟石雕对客人说:“它面对的方向是上海。我就像这只乌龟,背着孩子一步一步往前走了十几年。”

根宝是个宝。作为中国足球60多年的见证者,徐根宝依然走在时代的前沿。他勇于在大江大海中兴风作浪,也愿意在孤岛上坚守。不变的是,他依然把自己放在一次又一次球员教练时代所经历的绝境中,一次又一次被杀。

发布于 2022-11-25 10:11:04
收藏
分享
海报
97
目录